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恶心的面孔上一双略显纤细但极为有力的手臂抱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21 17:04
 诗黛拉目光冷淡,心里其实有些慌乱。她根本就没想好要和李卡多说什么,只是听到了李卡多的声音,就鬼使神差地喊了一句。
 
    此时她一言不发,绞尽脑汁要找个话题。
 
    这副模样落在李卡多眼中,却是她又在想什么鬼主意,打算好好嘲讽自己一顿了。
 
    于是他轻轻耸肩,目光开溜,打量着这间屋子。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间闺房,虽然原主曾偷偷摸摸溜进来过,但他重生以后还从没来过。
 
    屋子布置得像万千普通的花季少女,粉色基调,床单和被套都干干净净,上有可爱的花纹,还凌乱地放着几件衣服;有一副巨大的穿衣镜,一个硕大的衣橱。
 
    墙上挂着大幅明星海报,窗口摆着一盆不知名的小花,笔记本电脑上方是两排书架,除了稀散稀散的几本书外,还放着手办、单反相机、几个相框。
 
    屋里弥漫着一股属于少女的淡淡幽香,夹杂着薰衣草、洗发水、各种化妆品的香味,还算好闻。
 
    “对了,”诗黛拉终于想好了话题,“里卡多,这几天茱莉娅心情很不好。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了?其实我觉得你们挺般配的。”
 
    “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思谈情说爱,”李卡多皱了皱眉,不知她为什么又提起这个话题。他转回目光,看着诗黛拉那双翡翠色的眸子,然后目光稍稍下移,落在她那挺拔饱满的双峰,停顿片刻后又挪开,这姑娘太有料了,“我很抱歉,但是只能对她说不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是觉得自己成了大明星,以后能轻松找到更漂亮的女孩子了吧?我告诉你,茱莉娅这样的好女孩是很难碰到的,错过了你会后悔的。”在李卡多面前,诗黛拉总是忍不住就语带讽刺。
 
    “不是的,只是单纯的不想谈恋爱了。放心,我不后悔。”
 
    “不想谈恋爱,那你为什么又要招惹她?”诗黛拉咄咄逼人地问。
 
    “因为……青春期的骚动?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诗黛拉觉得如果每天都和李卡多说话,自己绝对会被气得短寿20年。
 
    “我一定要给茱莉娅介绍一个比你帅气百倍的男孩子,你等着后悔吧。”
 
    “放心,我不会后悔,”李卡多道,“还有事吗?没有的话,我先走了。”
 
    你就这么不愿意和我说话?诗黛拉颇有些幽怨地瞪了李卡多一眼。
 
    李卡多被她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,差点夺路而逃。
 
    他稳住心神,再问一次:“还有事吗?”
 
    诗黛拉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一般,慵懒地挥了挥手。李卡多如蒙大赦,飞快地转身出了房间。
 
    话说,这小恶魔到底叫自己来做什么的?就那么无头无脑地说几句话?
 
    李卡多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太久,他深知自己情商太低,不可能猜得透女孩的心思。
 
    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,李卡多很快把这个小插曲抛到一旁,聚精会神地看起了罗纳尔多的集锦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两天后,卡卡终于参加了合练。
 
    刚满20岁的卡卡,现在可以说是圣保罗的核心人物,在圣保罗的战术体系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他的回归,让全队都士气提升了几分。
 
    同时在训练场旁的球迷也多了起来,多出来的这部分几乎都是年轻的女孩子,每次卡卡在训练中拿球,都能引来此起彼伏的尖叫,“卡卡我爱你!”“卡卡,我要给你生猴子!”“卡卡,看我一眼吧!”
 
    队友们对这场景早就习惯,李卡多是只要投入训练就不会关注别的事情,倒是瑞科频频分神,目光不断地在那几个最靓丽、身材最好的女生身上扫过。
 
    “里卡多,你说,有一天,我们也能这么受欢迎吗?”正在和李卡多捉对训练的瑞科张开厚厚的嘴唇,露出洁白却不甚整齐的牙齿。
 
    李卡多瞥了他一眼,面无表情地说:“我有这个可能,你没有。”
 
    瑞科闻言一怔,然后苦笑:“你太打击人了,虽然我知道你是天才,也不用这么损我吧。”
 
    “不是这个原因,”李卡多道,“这种事,要看颜值的。”
 
    瑞科立刻萎了下去:“不谈颜值的话题,我们还是好兄弟。”
 
    正在这时,从训练场外传来一声童稚的声音:“李卡多,我爱你!”
 
    两人同时扭头,找到声源。那是一个十一、二岁的小女孩,长得粉雕玉琢,穿着公主裙。从相貌来看,似乎是个混血。
 
    “你也有女粉丝了,里卡多!果然是高颜值花样美男啊!”瑞科挤眉弄眼。
 
    李卡多:“……”
 
    刚刚伤愈复出的卡卡没有立刻回到主力阵容。
 
    接下来圣保罗客场挑战巴西国际的比赛,卡卡和李卡多都坐在替补席上,目睹着队友从第一分钟起就占据着场上优势,并在临近中场休息的时候,依靠法比亚诺的进球客场领先巴西国际。
 
    圣保罗的球员们有说有笑地走进球员通道。卡卡和李卡多走在一起,讨论着上轮欧冠比赛中,对阵卢森博格时,罗纳尔多上演的帽子戏法。
 
    “嘿,那个技女的儿子!”一个突兀的声音在旁边响起。
 
    李卡多扭头一看,说话的是巴西国际队的前锋,19岁的天才少年尼尔马尔。
 
    “你怎么没有上场啊,天才?是不是因为你的技女妈妈没陪教练睡?”尼尔马尔挤眉弄眼地说。
 
    李卡多第一反应不是愤怒,而是诧异,自己和尼尔马尔无冤无仇,为什么他会对自己说出这么恶毒话?
 
    他不知道,有媒体拿他和尼尔马尔做了比较,质疑了尼尔马尔这个“天才少年”的成色。
 
    诧异过后,怒火突然在心底滋生,一下子烧得李卡多失去了理智。他一言不发,一个垫步上前,挥拳冲着尼尔马尔的脸上打去。
 
 第31章 名副其实
 
    我的任务就是尽可能紧地贴住罗纳尔多,我想在他进球之前,我完成的不错,但他还是进球了。——卡纳瓦罗
 
    李卡多的拳头没有打在尼尔马尔那恶心的面孔上,一双略显纤细但极为有力的手臂抱住了他。
 
    “冷静点,里卡多,”卡卡俊美的脸上露着焦急,“不要受他们的挑衅,你会被禁赛的。”
 
    “去踏马的禁赛!老子不管了,先打了再说!”李卡多奋力挣扎着,但是卡卡比他高半头,力量也比他稍大一点,再加上旁边的法比亚诺也反应过来,一起摁住了李卡多。
 
    李卡多喘着粗气。如果瑞科在就好了,瑞科肯定会帮自己一起狠狠地揍这小子一顿。可惜瑞科没有入选大名单。
 
    尼尔马尔吓了一跳,不过见李卡多被摁住,他又得意洋洋起来:“果然和你那当技女的妈妈一样粗俗。”
 
    李卡多挣扎得力气再大了三分,却仍然被死死地箍住。
 
    这时两队的球员们都围了过来,圣保罗这边有几个人跃跃欲试,似乎想为李卡多出头。然而身材高大的队长切尼手一张就把他们都挡开,自己站在尼尔马尔面前,居高临下地盯着尼尔马尔:“我希望你马上道歉,否则我不保证我的兄弟们会不会把你生吞活剥。”
 
    尼尔马尔心有不服,正要反唇相讥,一只大手揪住他的衣领把他往后拖,巴西国际队的队长,他们的主力后腰安德罗.格雷罗上前一步直面切尼愤怒的目光:“抱歉,这事是我们的错,他说了不该说的话,我会让他反省的。”
 
    “让他自己来道歉!”切尼指着尼尔马尔。
 
   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这时四位当值的裁判也走了过来,主裁埃里克还习惯性地将手伸进裤兜里准备掏牌。
 
    “没什么事,裁判先生,我们发生了一些误会。”安德罗.格雷罗说。
 
    “没有任何误会,裁判先生,巴西国际队这个小子辱骂我的球员,我希望您公正处理此事。”切尼丝毫不退让。
 
    李卡多这时终于冷静下来,放弃了挣扎。
 
    主裁判埃里克皱着眉看了看李卡多,又看了看尼尔马尔,“他辱骂什么了?”
 
    圣保罗的球员们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够了!”李卡多轻喝一声,制止住队友们,又看着埃里克,“先生,没什么,我不打算追究此事。”
 
    “那就快点散开,回你们自己的更衣室去吧。”埃里克也不想把事闹大,顺坡下驴地说。
 
    切尼等都有些郁闷,李卡多轻描淡写地说:“别多说了,口舌之争没什么意义,在球场上回击他们吧。”
 
    回到更衣丹尼尔.卡瓦略等一批不错的年轻球员。
 
    这支年轻的队伍,缺点是经不足,但是如果让他们打出了激情、打出了状态,圣保罗就难受了。
 
    更让圣保罗雪上加霜的,是法比亚诺再次受伤。他在一次拼抢后,一瘸一拐地来到场边,示意队医他的大腿肌肉有些拉伤。他的表情显得很懊恼,才刚刚复出,又受伤,会大大影响他的状态。
 
    出于保险起见,奥斯瓦尔多决定立刻换下他。
 
    那让谁上场呢?奥斯瓦尔多的目光在雷纳尔多和李卡多之间巡视。
 
    雷纳尔多的目光显得很兴奋,已经跃跃欲试地脱去了外套。
 
    李卡多的目光很平静,平静得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,似乎丝毫没有受到之前那件事的影响。
 
    犹豫了片刻,奥斯瓦尔多做出决定:“里卡多,你上场顶替法比亚诺。”